www.88kcd.com_www.88kcd.com-【丰富多彩的】

来源:黑龙江尚志回应六千亩密林疑被毁:已成立调查组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4 07:17:41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台州相册|苍岙盐场,温岭最后的“制盐王国”#标题分割#平日里,我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是公务员,是医生,是老师,是销售,是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工作之余,我们的喜好殊途同归,拿起相机,用镜头追逐美的故事,用专注留住美的瞬间,用心感悟画面内外的百味人生。“台州相册”是一个面向普通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栏目,欢迎你拿起相机或手机,一起来记录,来创作,来分享……  走进温岭石塘镇东部产业集聚区上马区块,向南抬头,能看到一片似湖非湖、似滩涂非滩涂的荒原躺在那里。  这里,不是废弃地,而是名震浙东的苍岙盐场。数百年的时光,让这片盐场逐渐荒废,也为温岭晒盐场画上最后的句号。  追溯历史,早在清朝时,苍岙就有海水晒盐的记载。这片近800亩的盐场,养育着周边80多户盐民。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盐场因为占地过多、滞碍当地经济用地,而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温岭最大的盐场——苍岙盐场,也将面临这样的命运。  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这里,计划被改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昔日繁华的苍岙盐场将成为历史。“在一次偶然的摄影采风途中,遇见了仓岙盐场的盐工在盛夏高温起盐收获的劳动场景。漫天炫彩的盐田倒影,让我挪不开眼。从此我一有空就来这里拍照,想要把盐工们每一个忙碌的瞬间都记录下来。”——郑曼丽点击链接↓↓↓  H5: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盐田被周边房地产开发包围蚕食,海水的入口处都已开发为房地产建设,盐工们只好用老式抽水机将海水引入盐田。这是一名盐工在给抽水机加清水冷却。  盐工在自己搭建的简易休息蓬前,用木耙子清扫盐田的泥沙。  盐工金花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女儿在外地上学,大伙儿体恤她独自一人的艰辛,正在给金花帮忙将结晶池盖上塑料薄膜,让结晶的海盐不受风沙污染。  盐工老五的父亲是苍岙盐场的老盐工,现已年迈体弱。他家的盐田多半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  没有帮手的老五,总是一个人忙碌地又是扫盐又是挑盐。  盐工们懂得,木耙子推盐不能使用蛮力,用巧劲儿不停地变换推盐方向,可以减轻胳膊用力的劳累。  盐工老王是苍岙盐场的小老板,他雇佣了两个工人。此时,他在用卤度计测量结晶池的卤度,起盐后剩下的母液只要卤度达标,卖给豆腐作坊也能换取一点钱财。  老王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只要自己有空,经常给别的盐工打下手帮忙撬盐。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烤得大地都要流油。老王的两个雇工为了不足百元的工钱,在酷暑下收盐,蓝天白云的倒影虽然美丽,可他们洒汗如雨的辛勤劳累又有谁知道?  为了避免酷暑高热,盐工们凌晨3点就开始起盐,到了上午7点,别人都已吃了早饭,他们仍在盐田忙碌。  终于完成今天的收盐工作,盐工们站在高高的盐堆向远处眺望,希望明天有盐贩子来苍岙盐场采购,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拿到这个月的工钱。  为了节省时间,盐工们的中餐都在盐田埂头简单解决。  盐工老江的聋哑妻子嫌弃他贫穷,十年前丢下儿子跟别人走了。可是老江却舍不得放弃耕耘二三十年的盐田,瞧他,捧着自己晒制的海盐,如珍宝般向行贩显摆。  盐工歪梅听说明天有行贩来收盐,也赶紧将自家晒的海盐灌装过称,希望明天也能顺带销售几袋。  临近年关了,颇有经济头脑的盐工老王,用一块废弃的三夹板边料,做了个广告牌,希望囤积的海盐早日售罄,让自己和雇工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春节。  而其他没有广告意识的盐工,只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盐堆上插着两面旗子,让随风招摇的旗帜去昭告人们:这儿有海盐等待销售。  2017年6月底,忽然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盐田都已被房地产开发征用,最后几垄盐田将在7月2日凌晨开始全部填埋。老五徘徊在盐田纠结:自己这一垄的盐卤还没到结晶时候呢!  阿飞家的盐田最邻近开发工地,半天时间不到,推土机已将近他家的盐埂,他只好放下收盐担子先去拆引水管线。  满载土石的翻斗车在轰鸣着填土,一个盐工正在拆除埂头的休息棚,那些可以当作废旧能变卖的都收拾回家,等待时间再去变卖。  2017年7月1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组建的盐场填埋人员,开启了对盐田的引水管线和铺垫的塑料薄膜进行全面拆除。  尚未归扫收拾的盐晶,被撬开的铺垫薄膜翻埋在泥地里。  盐田铺底的塑料薄膜已被全部拆除,再也无处晒盐的盐工都开始将田埂旁的盐山分装过磅灌袋。  有电动三轮车的盐工,就将罐装成袋的盐晶运到周边乡镇去销售。  家有脚踏三轮车的盐工老妪也不甘落后,装上二百斤雪白的海盐,去附近的村落叫卖零售。  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盐山,盐工阿飞坐在移动磅秤上发着呆,半天也不见起来。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几个盐工呆在尚未拆除的临时休息棚内,不知是午休,还是缅怀昔日的起盐时光。  抓斗机和推土机的双管齐下,盐田填埋进程迅速,不足十天时间,苍岙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盐田埂垄。  2017年7月11日中午,一个盐民站在盐田埂头,面对着尚存的盐田一角,似乎忘记了吸烟。作者介绍  郑曼丽,浙江省温岭市人,中国民俗摄影学会博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网及国家发改委《中国经贸导刊》签约摄影师,温岭市泽国镇文联副主席,泽国镇摄影家协会会长。  作品《苍岙盐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之文献奖,2017年入展第三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我家在盐场》入选2018首届中国北镇国际摄影大展。  (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授权谢绝转载)如果你也喜欢摄影,欢迎加入浙报台州分社摄影爱好者交流群。

编辑:www.88kcd.com_www.88kcd.com-【丰富多彩的】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xhjwel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华能国际首季发电量下跌0.45% 郭台铭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政治素人胜算有多大? 进球来了!以色列双星连线扎球王后点头槌破僵局 以色列媒体:以色列登月飞船坠毁在月球表面(图) 迪士尼砸钱拉开战事跨界征讨奈飞苹果亚马逊 微软等企业将翻新伦敦布莱切利公园:改为技术研究所 天鸽互动4月15日回购15万股耗资46万港币 汇丰:中广核电力目标价微升至2.2港元维持持有评级 视觉中国掉黑洞?专家:谎称有版权并牟利或涉诈骗 对手未定!火箭开卖季后赛门票最低票价69美元 新州男子携汽油进入纽约大教堂还买了飞欧洲的单程票 研究显示:海归求职回复率远不及国内大学毕业生 乱!曼联赢球看着也糟心这水平争四还得靠奇迹 以史为鉴外汇交易员应当为美元的大动作做好准备 美股“满血回归”:纳指创新高今年迄今涨超21% 唐浩:华晨中华要回归国民精品车的定位 陈雪峰:揽胜极光开启了捷豹路虎混合动力导入的序幕 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脚踏两只船”押宝中国市场 周艳凤:武术散打跨界健美健身三年问鼎亚锦赛女子形体冠… 裁员调薪是优化调整过程互联网下半场先过苦日子 花旗:大升越秀地产目标价至2.3港元上调至买入评级 网贷备案进程仍存不确定京东数科收购P2P网贷平台 美国“网红”众议员宣布退出Facebook 纽卡保级在望欲续约贝大帅中超重金邀请被他拒绝 流媒体服务将驾到!热爱迪士尼的小主有福了 天佑阿森纳!对手门神送礼+锋王染红3分太容易 小米印度主管:今年门店将从500家增加到5000家 印度大选启动:将持续6周全国设百万个投票站 王俊凯探班周杰伦刘畊宏特意准备无糖绿茶很贴心 某大行传出要全面撤销现金柜台银行柜员要永远消失? 解码汽车金融潜行4S店:以租代购贷款垫资兑付遇险 埃及将于4月20日至22日举行宪法修正案公投 一个“美国优先”的美联储还能拯救世界吗? 昂立教育去年预亏额猛增2.35亿海外项目添堵 欧冠四强对阵:巴萨对撞利物浦热刺阿贾克斯厮杀 Yorkdale搞事情推出限時popup網紅展讓… 《东宫》下架?正片视频无法播放平台方暂无回应 K联赛下赛季再加外援名额!东南亚顶尖球星新去处 科创板、香港、纳斯达克上市利弊最全分析 中电清洁能源首季发电量跌逾7% 曼联准备让博格巴当队长索帅真把他当宝贝宠 18中7,0助攻5失误!说好接班科比结果净输20分 德赫亚黄油手引球迷热议:皇马看到了吗?别签他 人家的19岁!全欧疯抢超级瑰宝8000万欧都买不到 吴敏霞走进小学传承非遗文化关心青少年成长 美空军F35战机抵达阿联酋首次在中东地区部署 特拉维斯缺席演出被判赔偿256万为女儿推掉表演 世界最大飞机首飞背后是这位亿万富翁的毕生梦想 胡鸿钧《降魔的2.0》热拍生日许愿跳出舒适圈 金卡戴珊谈坎耶精神问题坦言服药不是唯一选择 阿桑奇父亲求澳洲引渡儿子澳方:不会给特殊待遇 美七大银行CEO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接受国会“拷问” 首届中日韩三国龙星战:柯洁夺冠 许正中任人民日报海外版总编辑 锡安斩获NCAA年度约翰伍登奖!场均22+9+2+2 小隱於野!亞城超有范兒的地方等着你來睡 17年来首次:银联招5名副总裁条件是哪些? 航母护卫?参加青岛阅兵的日本军舰到底什么来头 体验次世代速度,vivo首次5G手机预商用公开路测 “中国制造”为巴黎圣母院灭火出力美国人也折服 电子烟大流行美国或立法提升烟草购买最低年龄 瑞银:新高教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为5港元 巴黎圣母院的艺术品将转移到卢浮宫保管 为了拍黑洞,科学家四处奔走凑齐“八大金刚” 六名中国乘客被美航“请”下飞机,谁之错? 488GTB继任者法拉利F8Tributo亚洲首秀 一季度外资流入股债289亿美元衍生品\"补短\"刻不… 富士康:继续兑现美国建厂合约LCD工厂今夏开工 电影《破门》举办观摩研讨会获评写实且思考深入 境外间谍阴谋策反河南大学生窃取国家机密 欧冠阿贾克斯vs尤文首发:C罗回归贝贝压迪巴拉 中超最佳阵容:傲骨埃神领衔归化李可振本土声威 谢贤夺终身成就奖张柏芝送祝福赞其实至名归 试管婴儿黄体期支持,雪诺酮的效果不低于黄体酮 腾讯:根据全球中期票据计划完成发行60亿美元票据 网曝洪欣靠借钱租房,毕滢为和张丹峰在一起,承诺会照顾他… 暖心!林宥嘉提醒粉丝接机注意安全:我会走得很慢的 日本“整容级”的“小脸口罩”面世买它就是交智商税吗? 英媒:波音公司称737MAX软件已被修复 让人又爱又恨的指数基金:考虑自己适合直接买or定投 香港二手房价格连续第9周上涨 石四药集团获药监局六个药品生产注册批件 德普前妻反击其指控称德普酗酒嗑药变“怪物” 评论:不断增长的银行现金管理产品的监管痛点和建议 美国年内或有加息空间新地及长实分别走低逾2% 视觉中国十年来涉及法律诉讼案件1.2万件:起诉侵权 美股繁荣拐点已到?熊市或从新财报季开始? 印尼大选“快速计票”结果出炉现总统佐科领先 美联储官员送给Cain和Moore的隐含建议:拿事实说… 汇一汇:年金保险外商直接投资 葵花药业被质疑违规信批:实控人涉杀人拖数月披露 知情人曝霉霉阿黛尔合作是假消息:他们不会合作 富瑞:维持舜宇光学跑输大市评级目标价70港元 向佐郭碧婷订婚后合体现身尼泊尔做公益,黑白配被赞有夫妻… 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的同时耶路撒冷一清真寺起火 2019長島市LIC吃喝玩樂全攻略 李霄鹏:希望改写客场不胜历史佩莱一天就能复活 徐国翀后又见大漠飞刀!新疆队长5记三分射爆 民進黨團不滿高市新聞局長缺席議會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于海:一周双赛考验上港体能喜欢左中卫这个位置 统计局回应房价上涨:目前全国房价总体平稳 评论:华为P30国内发布硬杠苹果的它究竟好在哪? 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成就令欧洲人感到意外 法国富豪称将捐款1亿欧元用于重建巴黎圣母院 中国2月小幅增持美债42亿美元规模持续3个月攀升 新移民大隊抵達邊界350人強行進入墨西哥境內 里昂:金沙中国给予跑输大市评级目标价43.23港元 爵士想学雄鹿结果玩脱了!圣斗士不会被击败2次 姬天语入驻德云社八队?和张云雷师出同门私交好 香草香草梦碎京城:资金链断裂门店四散储值卡难退 业务复苏在望评级却再遭下调美光何时能迎曙光? 周生生获摩通上调目标价及评级现涨逾2% 大摩:一旦全球股市遭遇大抛售美股会是最惨的那个 多喜爱欲“卖壳”净利润不及上市前 到LA必做的事兒,你錯過了幾件? 财经观察:美欧贸易争端存在三大症结 首次披露:响水爆炸事故前盐城被指化工整治不彻底 国君(香港):龙源电力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7港元 福彩中心原副主任冯立志获刑17年贪腐黑幕揭开 手指脱臼砍37+7,欧文像极了那个男人,真的蔡 故宫网红院长单霁翔退休后公开亮相这次他说了啥 回應中市府台電:中火降空污、減水污、自主減產三路… 张智霖为减肥拒绝陪老婆吃披萨:希望瘦到令人心疼 花旗:维持对金界控股中性评级目标价10.3港元 兵马未动嘴炮先行日本队备战世乒赛“戏精附体” 梅根哈里开社交账户?那可以跟着梅根学穿衣了 一分钟搞懂\"英国脱欧\"为何陷入僵局 楠梓區暗夜縱火嫌犯投案 中国女冰负于哈萨克斯坦获得世锦赛B组第四 刘强东性侵案起诉书中文版全文曝光其被控6项罪名 中美网贷演变殊途同归:P2P还是不是P2P? 曝卢指导下周与湖人碰面!他还有一个竞争对手 欧洲央行官员据称认同经济增长放缓并未恶化 金融服务费惹争议:汽车抵押贷款垫资兑付“生死劫” 马云刘强东都说要加班网友:996没问题,但问题是… 中国建材料首季盈利大增 三问奔驰维权事件:服务费进了谁腰包能否三倍赔偿? 首度曝光的黑洞有名字了:夏威夷语寓意深刻 外媒:中国180亿美元的电动汽车市场洗牌在即 朱立伦接受采访时谈妈祖托梦突然地震就来了 法院裁定冻结东方园林337万存款有国企申请强制执行 面对质量问题奔驰神回复:只要有问题,我们都不管 张庭林瑞阳陪孩子沙滩游玩,一家四口坐游艇出海享受生活 优质偶像!C罗雕像都有人模仿亲儿子成小迷弟|gif 中国赛特发行年息0.1厘的千万元债券 苏永康留言支持许志安却因此与网友掀骂战 美图将手机业务转交给小米后做起了洁面仪生意 蔡英文称\"执政是为了台湾前途\"台网友开酸 直击|梁建章:不改善入境旅游中国会变贸易逆差国家 美国史上最大规模中国留学生OPT挂靠案的清算工作才刚刚… 武磊被换离场获球迷掌声63分钟跑动6.8公里 利物浦传奇队长去世效力18载缔造红军盛世 如果你不想工作了,就去这四个地方走走 国民党称郭台铭已经有50年党龄 励志女首富的危机时刻:新光集团债务危机申请重组 掌掴事件继续发酵!吴兴涵妻子质疑李帅方面雇水军 视觉中国道歉!网站已无法打开 “中国大妈”爱上的这款新理财为啥冷暖两重天? 宁波律所百万奔驰维权未果当地整治4S店不规范经营 英特尔盘后涨超4%宣布退出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 巴尔韦德:梅西做好准备出战曼联巴萨没有畏惧感 众女星红毯斗艳:热巴大秀好身材,菊姐镭射服惊艳,宋茜似… 黑龙江尚志回应六千亩密林疑被毁:已成立调查组 C罗又双叒告诉你一次欧冠淘汰赛他就是最强的! 黄心颖曾被曝出导致吴启华离婚澄清不喜欢有妇之夫 E妹八卦|娶了黑人的白人球星!他情史像警匪片 窦汝振:清源汽车的核心优势在于平台与核心技术的掌握 IMF欧洲部门主管:土耳其需要确保央行“完全独立” 蜜芽CEO:女性不够了支持经济发展要早结婚多生娃 中超第5轮转播计划:央视播三场富力斗申花受关注 评论:就问一句卖车的凭什么收“金融服务费”? 川普政府递交申请,要求维护难民遣送政策 詹纳自认与卡戴珊姐妹不合拍承认受社交媒体影响 央视主持人毕福剑近照曝光,秀书法为商家题字 搜狗将于4月29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维权奔驰女车主渴望生活恢复平静又有人坐上引擎盖 尼克斯追不到阿杜还有B计划大牌引四队争抢 奔驰女车主事件4S店的“惨重”代价:暂停运营 中国田径132人出征亚锦赛全面对决西亚归化队员 《青春斗》收官郑爽发文:感受了想作就作的青春 六部门发文:加强网购和进出口领域知识产权执法 欧盟应战!拟对逾22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 洛市汽油价狂飙破5元加州5年来最昂贵汽油价格 侯小强谈996:不愿意很正常更认同工作时间聚焦目标 视觉中国全景网络涉虚假陈述:无版售卖模式违背信披 父亲:内马尔今夏不会离开巴黎皇马有传闻很正常 受够了法海和青蛇谈恋爱?新版白娘子终于干了一件好事 阿桑奇在伦敦被捕已被困厄瓜多尔驻英使馆7年 拯救京东:刘强东的风暴改革能成功吗? Uber上市:一场双重信任危机 美联储褐皮书:经济形势类似上次少数地区有所增强 解读IBM财报:业绩逊预期云计算能否真正挽救IBM? 维权奔驰女车主得全网声援理性维权为啥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