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69.com_www.36669.com-【sunbet开户】

来源:2019年首亮相:NASA宇航员为更换电池进行太空行走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8-21 09:04:04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标题分割#【浙江日报】一个沪归创客的新年计划    /浙江省/海盐县/  沪上归来的冯呈艺,在奕仙城里开了一扇窗。这扇窗,揽入的,是南北湖的风光;打开的,是当地村民的视野;留住的,是外来游客的心。  逛南北湖,是很多海盐人的春节必备项目,我也不例外。  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我带着家人来到南北湖,除了例行“进香祈福、登山划船”外,还在朋友的推荐下,预订了景区里的一家民宿。  正是这段临时增加的行程,让我刷新了对南北湖的固有记忆:  一间小小民宿改变的,不只是传统景区单一的旅游业态。它让一种潮流时尚、特立独行的思考方式走进乡村和景区,用一扇门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入南北湖景区北门后,会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往右是景区湖景,往左则是奕仙城。走进奕仙城,眼前是两排整齐的徽派建筑,有烧农家菜的,有卖旅游商品的,大多由南北湖村的村民在经营。密集的店铺中,“草木间”并不显眼,连门都开在侧面。  直到推门而入,你会发现此处别有洞天:不沿街的那面墙,几乎全是落地窗,南北湖的群山和湖景可尽收眼底。  “当时这面墙只有几扇小窗户,做成落地窗后,整个房子亮堂了,来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客人尤其多。”坐在窗边,民宿主人冯呈艺边泡茶,边和我们聊天。  闲谈中,我得知,冯呈艺和南北湖的结缘,始于2016年。那年,她应南北湖风景区管委会之邀,参与设计奕仙城“创客艺术中心”。  当时,已有不少知名艺术家工作室出现在奕仙城。“艺术集聚区”的定位,足见南北湖已不愿停留于“观光型旅游景区”的定位。  冯呈艺说,买下这栋闲置房,本打算给父亲办办画展、给家人度假用的,但当她推开窗,看到满眼风景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从上海辞职,返回老家创业。  然而,几年过去,艺术聚落还未形成气候。一眼望去,是档次参差不齐的农家乐和旅游商品店铺。  2018年12月,“草木间”正式对外营业。它的出现,犹如一服催化剂,引领、倒逼着村民和景区的转型发展。  冯呈艺清晰记得,开业那天的热闹景象。“很多村民跑来看,他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定价高,生意却比他们好,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样设计。”冯呈艺回忆说。  开一扇窗,引景入门。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突然明白,赚钱不能光靠体力和流量,身处优美景区,要懂得将风光的附加值最大化。  冬日暖阳下,坐在户外露台,沏上一壶茶,和家人朋友聊聊,年味变得慵懒自在。冯呈艺说,民宿的魅力,在于提供一种生活方式、传达一种生活态度。  的确,“草木间”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进门处,放着“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驻地艺术家项目基地”等证书,这里不定期会有各类中外艺术家座谈会;墙壁保留着木头、石子的色泽和纹理,上面挂着各种名家画作,显得独具匠心。  冯呈艺指着几幅画说道:“这些已经被人买下了,以后艺术作品的收益占比,很可能会超过‘草木间’本身经营收益的一半。”  一直在奕仙城开农家乐的陈阿姨,如今在帮“草木间”烧饭。她说自己在这儿边做边学,要是以后开民宿,很多新理念就能用得上。  “景区正让我帮其他农家乐出改造方案,我还没想好,但原则一定是花钱少、效果好,吸引更多人认识并且爱上南北湖。”冯呈艺说。  听着这些,我不由得感慨,南北湖真的变了,我对南北湖的印象也更新了。

编辑:www.36669.com_www.36669.com-【sunbet开户】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xhjwel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健身请注意!3个健身后不能立刻做的事你可知道? 福特在德国裁员5千盈利仍遥遥无期 阿盟秘书长:支持叙利亚对以占戈兰高地的权利 英国脱欧集会吸引数千人前往伦敦寻求第二次公投 小鹏汽车“窃取商业机密”风波未平交付缓慢受质疑 吴晓求谈海南建设自贸区:需深刻理解其战略价值 一季度全球并购活动下滑17%英退欧不确定性拖累欧洲 UberCEO内部信:收购Careem将开启征途的下… 10年期德债收益率自2016年以来首次低于日债! 50岁周涛素颜和之前判若两人,网友:以为是20岁小姑娘 澳大利亚拟议新法律:可能会使科技公司高管面临监禁 呼和浩特在建地铁口天然气泄漏事故气浪高十几米 传音要上科创板,去年在非洲卖掉1亿台手机 来电与街电专利纠纷:来电一项专利一审被判无效 里程碑!韦德生涯得分突破23000分 里昂:潍柴动力目标价升至17.32元维持买入评级 在摩根大通建议做空里拉后土耳其对其展开了调查 2018IBF丝路冠军联赛总决赛收官 赤子城刘春河回顾过往讲述“第13个”办公室 游戏大国被逆袭日媒:中国手游给日企出了道难题 中远海运港口18年纯利3.25亿美元同比减少36.7… 百亿团贷网案犯自首此前投资人报案超15.47万宗 多一种节能出行方式试驾雷凌双擎E+ “通俄门”调查川普终获“清白”?事情没那么简单…… 运营10年P2P红岭创投宣告清盘:累计出借超4500亿 欧盟开出谷歌两年内第三张罚单 国泰君安:牛市顶点的虚假流动性陷阱会是什么样的? 台军持枪宣传照引吐槽:还没苏贞昌的扫把有战斗力 广发证券去年盈利按年减少近50%不派息 国六标准全新一代雷凌燃油版申报信息 环球医疗年度纯利增17.7%至13.52亿元末期息2… 央行连续第8日停做逆回购机构:4月降准可期 2019“北汽新能源杯”北京市成人冰球比赛今日开幕 成实外教育:2018年度纯利3.56亿元同比增长16… 荷兰电车枪击多人死伤嫌犯将被控恐怖主义谋杀罪 专家确认史上最大暴龙:身长13米重8800公斤(图) 苹果“硬”的不行来“软”的,能成功吗? 连续两任副部级书记落马的城市再有重要官员被查 腾讯手机游戏第四季度营收190亿元同比增长12% 特斯拉起诉一前员工窃取Autopilot源代码后加入小… 都是脱欧惹的祸?伦敦一季度房价创十年最大跌幅! 小米扛着一场战役:可能是雷军最好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俄最强武装直升机被派往叙沙漠高温多尘环境下测试 盐城爆炸事故企业连续三年因违法被环保开罚单上百万 陈赫晒与妈妈出游照,身上穿的衣服亮了 联邦基金利率自2008年以来首次超过超额准备金利率 济丰包装去年赚5.1%派末期息0.1港元特别息0.3… 融创战略升级做中国家庭美好生活整合服务商 法国桥智库总裁:AI未来会进入更多共享经济存在领域 《大会》嘉宾向节目编导告白孟非机智化解难题 印度飞新加坡波音客机遭炸弹威胁载有263名乘客 英国处于最困难时候2019年又一只黑天鹅要来了 方形披薩你吃過嗎?20家舊金山新開餐廳推薦,用美食犒勞…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纯电动车续驶里程低于25… 英国申请延迟脱欧美联储又放鸽黄金TD多头占上风 再谈北京冬奥羽生结弦松口:我也期待着谁能夺冠 2019“北汽新能源杯”北京市成人冰球比赛今日开幕 天际ME7将亮相上海车展内饰采取5屏联动 热身赛-梅西回归国米前锋破门阿根廷1-3落败 天空体育评英超最佳阵:利物浦4人曼城2人入选 燃料电池打开铂金需求新能源汽车或带铂金走入牛市 讓我們紅塵作伴,開着房車去黃石! 大连港:张乙明辞任执董及董事长职务 英国反脱欧民众游行要求再次公投:最好协议是不脱欧 手机摄影新成员HUAWEIP30系列拓展影像新边界 分析师:流媒体视频服务有望每年为苹果创收100亿美元 “国家队”砸近百亿搞共享出行就一定能成么? 西班牙人队长:武磊让我们惊叹他还有进步的空间 外媒:波音737MAX的变更获得美国监管机构初步批准 亚洲主流媒体高层: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是重要趋势 特斯拉调整电动汽车售价:8版本上调最高调5000美元 申花闹人荒!钱杰给或迎中超首秀可提升攻防两端 配资春又回配出一个大牛市? 失守3000点两市八成个股飘绿各路资金暗流涌动 健身健美锻炼背后的基本原理,增肌就这样简单! 陕西韩城隔两月再遭通报:成片拆建破坏山水环境 天弘基金规模首度收缩余额宝骤降4500亿 Uber以31亿美金收购Careem!中东史上最大… 我又被拒參與WHA總統:無理打壓 盐城爆炸现场:消防员逆行灰尘上手写“平安” 一年半来首次:全球负利率债务规模突破10万亿美元 鲁尼点出曼联主帅战术最强1人比弗格森战术还强 鲁能7分钟三球送天海坐稳副班长走出阴霾紧追榜首 台当局讨论增设庇护岛、斑马线退缩议题保障行人安全 喷气机排NBA历史5大王朝:4年3冠的勇士仅排第3 沃尔玛大冒险:传将推出云游戏服务PK谷歌 浙江省纪委监委两则通报对比:两人态度有天壤之别 冰舞组合演绎加勒比海盗王诗玥:他本来很拒绝的 五虎上双勇士三节打卡步行者被吊打遭四连败 圣安东尼奥不会再有一个20号!理由很充分(图) 养女儿比养儿子更省心吗? 趣头条拟增发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 大學申請二階明上傳書審資料 现代途胜NLine官图全面运动化取向 美反导专家刊文探讨大规模太空战:六大趋势引领走向 最新家族设计新款CS95将于4月2日上市 詹姆斯准三双水拉21分湖人遭5连败无缘季后赛 台军1个月内连续2名士兵从军舰摔落分别受轻重伤 深圳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调研海口市国家帆船基地 新京报:四川深度老龄化吸引本省劳力回流是关键 林斌提前发布小米快充技术4000毫安时电池17分充满 林志玲露香肩美背惊艳全场杨澜秀长腿气场干练 卫健委副主任赴湖南指导客车起火事故伤员救治 三星电子对美国营销部门业务审计导致多人被裁撤 意大利经济副部长:加入\"一带一路\"是补回失去的时间 美军获准可使用阿曼两港口减少对霍尔木兹海峡依赖 上亿简历大数据公司被警方一锅端大股东曾多次犯罪 康师傅控股:不再公布及刊发季度财务业绩 意甲-门将开场33秒送礼AC米兰客负桑普遭遇2连败 雅生活服务:拟1.95亿元收购广州粤华物业51%股权 狙杀原油两月10倍!波段操作狂魔分享真实操盘经历 川普将签政令:大学要保障言论自由否则联邦不给钱! 专访格林豪泰CEO徐曙光:如何避免治理酒店业乱象 武汉大学:17年前曾出台规定,穿和服不能入校赏樱花 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去年亏损1.74亿元不派息 胜利郑俊英换手机警方考虑调查是否预谋销毁罪证 杨幂“诈捐门”判决结果曝光:中间人李萌败诉,工作室系无… 天海称\"欠薪\"纯属造谣全力备战迎接水滴\"首秀\… 演艺人协会举办慈善晚会会长古天乐满意善款数 苹果发布会前瞻:新款硬件靠边站流媒体服务挑大梁 美元反攻上演U型逆转英镑跳水黄金跌至1310下方 库克:中国是非常有创新的国家对中国经济预期较乐观 中集天达去年多赚92%不派息 瑞信:中国重汽目标价升至9.3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江苏昆山一工厂车间燃爆致7死曾因水污染被罚 慈善晚会方发声明求和甄子丹讲三字真言回应 长安CS15EV400上市补贴后售价8.98-9.8… 德基科技去年转蚀4841万人民币不派息 海南走私柴油大案开庭15人涉嫌走私六千多吨柴油 建墙”风波:美国防部拨款10亿美元建边境墙遭反对 浦发银行去年营收1715.4亿元零售成第一大收入来源 前第一夫人厌恶特朗普:将\"特朗普倒计时钟\"摆床前 安信策略:今年A股宛如2012年与2014-2015年… 胡锡进批盐城爆炸政府舆论应对:总把正确性放前面 以色列遭加沙火箭弹袭击总理将缩短访美行程 通用汽车投3亿美元扩建Bolt电动车工厂:生产新型号 中国恒大回A闹“乌龙”内房股忌抽水潮来袭 韓國瑜登陸四面八方交好朋友 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谈智能制造:加快部署数字化智能 “神药”风波一年后广告再被停播莎普爱思剑走偏锋 韓國瑜登陸四面八方交好朋友 摩根大通和野村的裁员加剧了全球金融业的收缩浪潮 黄金失守1310钯金暴跌近百美元 渊源!冯潇霆返乡遭狂嘘恒大一方的那些老熟人 翼龙在国外突然失联当外军要寻残骸时自己飞回着陆 评论:卖茶女、虫草姑娘博同情式诈骗何时休 昔日最火韩国童星王锡玄起诉公司索赔近300万元 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过关但这场大戏还没有结束 西媒:武磊是足球和商业领域明星比肩卡卡和C罗 龍華科大藍鵲志工服務團樂在公益 武大回应赏樱冲突未提和服学生称看到有人穿着拍照 半场28分07年科比后首人!官推为他喊曼巴精神 德债收益率曲线逼近金融危机后最平专家料难以倒挂 汤姆·汉克斯商谈出演猫王传记片饰传奇经理人 中芯国际2018年度收入33.6亿美元同比增长8.3… 美国离委内瑞拉那么近为何至今没出兵? 王朝对决变成闷战一场!恒大三连胜却高兴不起来 和明玉更像一家人?高露:吴非跟明玉彼此理解 黄金期货价格周一收高0.8%创一个月新高 盐城爆炸疑爆炸2次当地刚开完安全生产培训会 华媒:在美留学生靠求职中介找工作收费不菲收效一般 柔道名将举报村支书贪腐村民:村支书曾被处理 丰盛控股五连阴挫逾两成六后现反弹超过13% 吴晓求:中国金融开放最艰难是标志性的 张柏芝晒瑜伽照小秀事业线开心分享驻颜秘诀 熬最晚的夜,蹦最野的迪!夜太長,跟着老司機玩轉紐約最酷… 西藏常务副主席:达赖集团攻击西藏人权是别有用心 雷蛇3月27日回购90万股耗资147万港币 叶诗文获冠军赛第二金200蛙创个人最佳将成主项 在新西兰枪击事件后:Facebook考虑可能会限制直播 王国斌给企业家7大建议:资本从来都不是免费的 日本熬27年地价终于涨了这800万中国人功不可没? 网红电商如涵路演PPT曝光:4月初纳斯达克上市 俄军机降落委内瑞拉又一“古巴导弹”危机要来? 想说分?不容易英国“脱欧连续剧”又有新戏码 让张伯伦仰望的传奇!一件T恤诠释什么是伟大 社保缴费基数将调低低收入者到手工资有望增加 多倫多的船酒店,你住過了嗎?住在船上,迎臨海港風情 ClubFactory楼云:跨境电商有助于中小企业全… 美媒:Waymo自动驾驶出租车仍有提升空间有时会逆行 Uber将选择在纽交所IPO 鲁炜获刑14年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犯罪事实 斯宾塞:全球经济碎片化发展带来更多摩擦和壁垒 中国在欧盟第三大投资目的地为何是这个国家? 中国海军节阅兵完或将与俄罗斯举行海上联演 吉利2018年财报解读:未达销量目标但营收、净利润双… 英国脱欧传重磅消息欧元、英镑、澳纽最新外汇分析 2017东非大冒险:前往马赛马拉 联想控股总裁:随着市场恢复有望重新贡献利润 软银高层人事剧变孙正义重要副手阿洛克-萨马离职 胜狮货柜去年多赚七成四股份现涨近4% 春遊竹縣最好康最高補助兩千五百元 苏醒微博文案被批低俗一声叹息回应争议显无奈 德国通胀放缓超过预期政策刺激后通胀压力依旧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