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rfd.com_www.11rfd.com-【手机客户端】

社友网

2019-07-16 18:24:58

字体:标准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怎么来的?#标题分割#  “星援”被查!透视“一亿转发”背后的粉丝文化病  导读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粉丝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丝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逐渐成为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乱象也频频引发舆论争议。    “一亿转发”是怎么来的?  “刷量”是互联网时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一条明星发布的微博竟被转发过亿,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一个转发此条微博,实在令人咋舌。  半月谈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了解到,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  办案民警韩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据新浪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起,微博发现“星援APP”后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报案。为配合警方收集证据,没有对“星援”实施明显的管控措施。“微博面临的困难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该负责人说,目前,作为应对“轮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轮博”俨然已经成为粉丝“必修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粉丝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经纪公司等都会为粉丝下放“应援”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北京一高校学生小雷告诉半月谈记者,她每天都要点开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打榜,随后又转到偶像的主页,进行评论、转发、点赞。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超话社区”等级参加粉丝后援会等发起的线上抽奖活动,或在参加演唱会时,根据等级领取演唱会灯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  粉丝文化乱象频发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据了解,粉丝组织会通过网络向粉丝集资,或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周边产品等应援物品,或为偶像购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筹集到100多万是很常见的。”一位明星的粉丝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粉丝这种集体筹款行为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非法集资,但因参与人数多、资金数额巨大,易引发其他违法犯罪。  公然买卖明星艺人隐私信息也是一大乱象。前不久,内地某男演员及某相声团体旗下艺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众关注。网安总队办案民警李文涛告诉半月谈记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为在校女学生,在追星网站、各类明星“后援团”中结识,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进行贩卖。  此外,低俗、拜金等价值观不当行为在追星过程中也频频出现:一些粉丝群体创造出成百上千个专用术语,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词语;部分粉丝的消费行为狂热,喊着“爱他就为他花钱、不花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由“钱包”决定自己在粉丝圈的“资质”;韩国某艺人被曝光牵涉施暴、性侵、转售毒品后,其中国粉丝后援团仍在微博上给予舆论支持……  规范粉丝文化,亟须齐抓共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国粉丝群体趋于低龄化,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价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丝文化及粉丝经济作为文化领域的新现象需要规范和引导。  彭新林认为,应继续加大粉丝文化背后涉网违法犯罪的打击和制裁力度,同时对线下粉丝应援中可能存在的扰乱公共秩序、借机敛财诈骗等不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确法律底线。  朱巍认为,应加强网络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对各网络平台的指导和监督,避免“通过算法只推送偶像相关信息”或有意引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此外,社会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网络平台、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各大商家应共同维护法律权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与道德责任。  受访者还建议,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资本对粉丝文化的投机、利用、操纵。同时,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导广大青少年将选择偶像的视野从娱乐明星的狭小范围之中转移出来。  网友热议  

责任编辑:www.11rfd.com_www.11rfd.com-【手机客户端】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Lyft正重命名其自行车租赁服务并推新款电动自行车 网贷平台风险持续暴露银行存管加速出清 新京报:新房“没门”不能拿开发商“没辙” 西安要求部分小区改名:名字刻意夸大崇洋媚外 涉恶人员当选人大代表女副市长受处分 伊朗称捣毁一个美国中情局间谍网络抓获多名间谍 沃神曝KD下赛季恐报销!顶薪还有队给么 最新:他们要求开除涉嫌辱华的学者!瑞银这样回应 德克小弟决定执行下季球员选项并与球队续约 向美电信巨头索要专利费后华为或将走出这一步 福建村庄“未批先建”骨灰楼,村民抗议四年仍未拆除 日本山形县地震已造成26人受伤 茅台老总:6月底前将向市场投放2000吨茅台酒 被指又有喜!43岁梁咏琪这样回答 美“核行动”文件被短暂公开俄媒称内容“毛骨悚然” 调查-里皮二期首秀是否及格世预赛40强赛有信心么 美国航空公司:将波音737MAX停飞时间延长至9月3日 五问章莹颖案:承认杀人事实但坚持无罪辩护? 王健林重返足球场万达2月内在3省宣布投资文旅城 1月飙涨600%!盖茨投资的公司火了却让这类机构巨亏 社会办医如何解决人才短缺问题?卫健委回应 房协发文件限制房价下跌新京报:应让市场归市场 想加息却无能为力全球央行掀起降息潮竟\"祸害\"它 冰箱是細菌大本營?正確保鮮不養菌 分析师:涨势才刚刚开始黄金“完美风暴”即将袭来 郭晋安再演反派竟喊冤?自曝为新剧做颇多新尝试 斯蒂费尔:沃尔玛的电商业务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沃尔玛与塔吉特等出售的瓶装水中发现有砒霜成分 直逼2%!美债收益率跌得如此急,全球市场侧目 大动作北京所有长城都被人看起来了 传欧盟将无条件批准IBM以340亿美元收购红帽交易 娃哈哈否认招商“消失”的非常可乐还会回来吗? 人造卫星“污染”星空?天文学界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陈欣予自黑\"小肥脸\"送祝福助力高考学子实力宠粉 女权组织:特朗普宝宝要在美国独立日当天升空 信达国际:建议买入山东黄金目标价21.55港元 实录:2019微博电影之夜众星接受群访 阿桑奇引渡听证会时间敲定明年2月决定是否移交美国 一颗芒果引发的下跪风波 特朗普向经济学家拉弗授勋曾吹捧\"特朗普经济学\" 范乔丹自曝一直带伤打:若小卡离开会踢他屁股 卡罗:还不确定普神伤情被抓住致命失误祝贺奥汗 卡纳瓦罗:希望徐新在恒大踢10年以上先不考虑亚冠 两位电影幕后“掌门人”同登华鼎奖 云南大理一民房发生火灾6人遇难 专访CESAsia主办方:要打造媲美美国CES的展… 有这三个表现,你们的爱情注定走不下去 又一热剧!Netflix宣布《见证黑白》观看量创新高 曝梁朝伟拍新片每晚都骂导演背后原因竟是这样… 温哥华怪相:爱情不甜,良药不苦?竟然被大清第一狠人神预… 雷诺董事长为寻求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辩护 体操亚锦赛将在乌兰巴托举行中国队名单揭晓 德勤:亚太地区消费者对自动驾驶汽车持观望态度 1个月拆息飙至海啸后高位金管局:流动性仍非常充裕 韩网爆权志龙在yg公司的营业利润占比,网友:一个人撑起… 中国空间站向世界开放!首批国际合作项目公布 亚马逊取代谷歌成为全球最具价值品牌 传阿里将呈上市申请阿里健康上升3%阿里影业上扬4% 曝皇马计划7月1日前敲定博格巴想买得掏1.5亿欧 做科技的不如打酱油的:海天市值如何碾压海康百度 特斯拉致信标准续航版Model3用户续航里程将受限 房价过高调查显示香港一半受访者表示愿购买凶宅 云南大理弥渡山火全部扑灭转入清理看守阶段 实拍|Costco本周特价,囤保健品的好时机,父亲… 仁德资源创逾一年高兼表现最佳个股现飙升82.5% 售5.99-8.59万奇瑞瑞虎5xHERO版上市 姚晨晒与郭京飞高鑫合影网友:苏大强在赶来的路上 多伦多电竞粉条开心啦!赢了这场团队赛会有高达00… 惨~28岁小伙内急在山头解决,不慎坠落山崖!差点丢了小… 朗逸纯电年内上市曝上汽大众新车计划 9000吨国家储备粮被监守自盗填亏空违规补库 牙膏治濕疹?當心「見效」變「見笑」 美联储降息信号被过度解读?现货黄金还需长远考虑 G-20欢迎特朗普取消墨西哥关税称迎来难得的好消息 曼城有望迅速敲定6300万镑悍腰!瓜帅最盼的强援 福建警方打击电信诈骗23天行程上万公里捣毁17窝点 特朗普再批联储缩表\"荒谬\"\"欧元贬值对美十分不… 中国稀土跟随A股急升近7%重上10天线 苹果将投资多部电影有意冲击奥斯卡 为了当一个好父亲美代理国防部长拒绝“转正” 今天北京最高温35℃需注意防晒周末降雨降温 美国西海岸灰鲸大规模死亡尸体都没地方放了 健康看臉就知道?從痘子、斑點、痣色澤看出你的飲食異常問… 风雨同舟!郭晶晶夫妇被偶遇霍启刚这个细节好暖 联想控股拟与拉卡拉、鼎珮证券发起设立联信证券 篮网可能也放弃杜兰特!B计划锁定一顶级侧翼 好友公开钟铉生前演唱歌曲录音粉丝泪崩:好想你 图文—英国皇家赛马会的帽子“诱惑” 特别的父亲节礼物!孙俪收集邓超新片影评暖心支持 被曝私下密会?郑世豪陈伟琪齐齐否认因戏生情 尤文7月赴韩国热身获官宣C罗PK韩国全明星 保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33年,“鹤园家长”落马了 譚艾珍攜女預立醫療決定彼此見證不留遺憾 长城集团背负40亿债务再寻“输血”15亿能否如愿? 胡春华:愿进一步扩大与中东欧国家间贸易往来 大跌4%!油价快到50美元这是个让美国尴尬的位置 Facebook推稳定币Libra最先冲击的是谁? 皇马队长的点球真是稳!连罚11次全部命中 阅文集团6月13日回购6万股耗资199万港币 人造卫星“污染”星空?天文学界的担心不是没道理 取消怀挡设计曝凯迪拉克新凯雷德内饰 尴尬中超第1!富力13轮丢31球这波短路又刷新认知 从花滑名将到花滑推广者佟健:全力守护这份事业 格力举报奥克斯:产品与宣传不符检测结论均不合格 波音737MAX停飞后首获新订单价值240亿美元 这篇刷屏万字雄文讲清了中美贸易战的10个重点 销量|一汽丰田5月销量7.09万辆同比增长10.5% 今天北京最高温35℃需注意防晒周末降雨降温 戴尔英特尔惠普微软联名反对美加征笔记本电脑关税 俄将为军人建“基因身份证”:充分发挥基因优势 “刷脸”支付强化安全管理标准制定中 张伦硕回应\"田园女权\"争议:被误导没有反对女权 万达体育赴美IPO背后:融资还债地产转型 视频会议巨头Zoom未来还有多大上升空间? 微博计划发行高级债穆迪标普均授予投资评级 刘德华同框郭德纲渊源深曾表心迹想出演相声演员 天津一支援甘肃干部拟晋升为一级巡视员 孩子被欺負,該教他「反擊」嗎?專家這樣說… 《地球百子》男女主结婚从未在公开场合透露感情 分析师:苹果收购Drive.ai不会超过2亿美元 第六届中俄博览会闭幕:中外客商同比增长45.66% 河北徐水徐水一局班子成员集体被端局党组被改组 YY欢聚时代计划发行8.5亿美元可转债加码海外布局 太古挫近3%暂领跌蓝筹主席悉售130万股太古B IMF:欧元区仍面临遭受欧债危机式特定国家冲击的风险 布兰妮团队否认宣传负面删除正面帖子称其荒谬 陈秀雯与年轻人合作需适应与廖启智三年后再搭档 国家帆船帆板队锦州备战9月东京奥运名单将出炉 国盛证券:“沪伦通”机制、规则及影响分析 美国富豪贝佐斯、盖茨都有投资,新型血液测癌技术公布 东瑞制药6月19日斥103.94万港元回购74.2万股 这几种绝美的宝石正在消失,再不珍惜就真的没了 提升期市服务广度加大服务实体经济力度 微創手術修補 減脊椎壓迫性骨折痛楚 安吉带弟弟小鱼儿读英语课文胡可:老母亲放心了 瑞典名帅出任中国冰壶队总教练曾率队获冬奥冠军 中国多地整治地名海南民政厅:中国领土上叫洋地名不合适 \"95后\"硕士村里种地一年:让农户看到科技化并不遥… 没有谁能拯救市场属于美联储的时代已经过去 博格巴将从曼联领取忠诚奖金红魔这条款太搞了 川普推文又出錯威爾斯親王變鯨魚親王 虞海燕小圈子干部受审“火书记”副手被追刑责 时话|新表发布落幕这些都是2019关注度最高腕表 杨望:LIBOR的退出对我国SHIBOR建设有何借鉴意… 民丰特纸营收净利下滑:拟售36房产底价约1784万 晨光进军化妆品业务昔日文具大佬何去何从? 《破冰行动》导演:我道歉不仅为了观众,更是为了“陈珂”… Libralogo系盗用?FB被吐槽企图“用剽窃构建… 房地美房利美离松绑再进一步?美财长:IPO是改革之一 揭秘:机场无人认领的行李都去哪儿了?结果完全出乎预料.… 马斯克8月底要来上海参加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俄战舰军机在日本海演练歼灭潜艇发射深弹鱼雷 ofo法定代表人被法院限制出境该公司对此不做回应 普京再一次狠批美国:现在可不是全球帝国主义时代 霉霉解释不关注任何人:不想被杜撰新闻 航拍四川宜宾地震:7岁男孩遇难二层小楼变成废墟 雪莉时隔两年回应吸毒传闻:我可以拔头发给你验 巴克利:猛龙将4-1夺冠!没杜兰特勇士得不到分 南加「金三角」掃麻14萬株三名華裔被捕 618哪家空调最受欢迎?格力超过奥克斯美的稳坐榜首 特朗普指责德国对北约“贡献不足”:应该付出更多 安倍警告美伊勿“擦枪走火”“中间人”有苦难言 维他奶明日放榜随大市回升近1%终止三连跌 科尔:若知道杜兰特会伤到跟腱肯定不会让他打 硅谷巨头游说支出大幅上涨谷歌去年花了2170万美元 为创造营决赛错过高考?何洛洛:不遗憾自己的选择 吉利缤越轻混版车型上市售价12.98万元 日媒对比徐灿卫冕和洪昌守赴韩感慨中国体育精神 正式和解!霉霉点赞水果姐发文:我们做朋友吧! 多少个Google才能拯救旧金山湾区住房危机? 惠英红自嘲感情生活太枯燥打牌防认知障碍 2019新秀巡礼之大三的老侧翼!本届新秀最全能 勇士今夏10大引援目标:挖火箭奇兵换来韦特斯 周杰伦与妻子野球场大秀球技!昆凌变身库里 价值投资者的至暗时刻:连巴菲特都在买成长股了 海通荀玉根:不迷信沪指“马奇诺防线”没实质意义 名记曝KD小卡可能联手!这记者与小卡关系贼好 这只LOF基金仅124元便拉涨9.52%涨幅超越近9… 退休一年半后南京市政协原主席沈健服毒自杀(图) 只剩20秒!考生金属手镯过不了安检锯开后飞奔赴考 奇点汽车获633万元注资首款量产车仍未开始交付 监管层“喊话”为中小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 亚马逊为PrimeAir增加了15架飞机推广其一日… 防晒究竟在防什么?阴天要不要防晒? 玩货攻略|SingforHopePianos… 四大原因推动比特币突破10000美元 下半身肥胖是姿勢不良造成的?3正確動作輕鬆擺脫粗壯大腿 中国国航涨近2%上月乘客按年增6.7% 美国5月CPI同比增长1.8%不及预期 高考|数学1分,三战高考,商界大佬们的高考太疯狂 夏天跟梅雨季造成體內濕褡褡專家教你4個方法有效祛濕氣 王思聪押注网鱼网咖陪玩App惹争议 日韩股市高开隔夜美股收高道指涨逾350点 中国控烟协会:烟草镜头过多影视剧应取消评优资格 南加大校方与狼医案受害者达和解赔偿2.15亿美元 又一个美俄军控条约悬了普京:没人愿意延长就不延了 医健内容方谈与百度独家协议:将失40%搜索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