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3sbc.com_www.33sbc.com-【刺激紧张】

来源:从神经生物学看:你的“良心”真的会痛吗?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7-16 18:43:05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剑桥学霸创业教育信息化 培训消费不再是笔迷糊账#标题分割#  学霸组队创业,老同学靠得住  张以弛的创业故事画风有点儿酷。他是一个原本潜心学术的80后学霸,很偶然地摸到创业的门把手,然后没有犹疑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剑桥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时,张以弛的专业是语义、逻辑和编程方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同学孙琳凭借英文作文批改软件“易改”,在剑桥大学的创业比赛中一路“神勇无比”地摘得桂冠,获得剑桥大学企业种子基金的投资。  “投资方跟我说项目不错,要不然出来创业吧!”张以弛回忆,比赛得奖是2009年12月,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他们才开始真正做这个项目。2010年年底,张以弛放弃博士学业,回到杭州创办校宝在线,孙琳任CTO。  “我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是需要一些有大厂经验的人来帮忙。那时刚创业社招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我基本上找的都是初中、高中同学。”毕业于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张以弛,找了一些在百度、阿里工作过的中学同学——“兄弟在创业了,你能不能来帮我?”  “当时我们给自己开的工资是税前5000块钱,还不够租房,当时同学对我更多的是信任。”回顾自己的经历,张以弛感慨,大学生组建团队时,要优先考虑同学和朋友,要远远好于通过所谓创业活动去找创业伙伴。  他的另一条建议是,要反复考虑商业模式。校宝在线创立初期,“易改”是主打产品,在英语学习人群中风靡。“智能修改作文,不光是批改,还能帮你改写得更好,想法挺不错,但是实际上从商业角度来讲这是有问题的。”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复盘”时表示,非母语用户使用书面英语的频率有限,他的好朋友王翌做的“英语流利说”,聚焦“说”,在使用频率和潜在用户上都远远比“易改”多。  以市场打法切入教育信息化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指出,2017年教育信息化经费已超过2500亿元,至2020年,教育信息化经费预算或将达到3500亿元以上。2016年~2019年,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复合增速或超过30%。  去年光大证券发布的一则行业简报显示,其测算2018年教育信息化行业B端市场空间为3000亿元,已超过C端市场的2200亿元。  早在2014年,张以弛就找到了适合校宝在线的商业模式,从ToC转战ToB。当时他们找用户调研,探索盈利模式。一位客户说:“我个人应该不会掏钱,但是我的单位可能会付点儿钱。”张以弛赶紧问客户是什么单位的,对方回答是一家培训机构。  张以弛当时感觉到,培训机构的信息化程度很低。他举例,即使去美发店办卡,每次消费后都能清楚查阅消费数额和卡上余额。培训机构收费能达到美发店预充款的10倍,可家长学生只是拿着一张听课证,往往对每节课的扣款状况、剩余课程数等情形不太清楚,“一些头部的企业比如新东方,会有大量的IT投入、信息化的建设,但是比较尾部的大多数培训机构没有这样的服务。”  除了培训机构,张以弛看到广大中小学的信息化建设也急需提升。2014年,校宝正式转型B端市场,做SaaS(SoftwareasaService)。  “教育信息化大家是熟悉的概念,只不过我们以市场打法切入。首先我们切入传统教培机构,相对来说它更小一些,但是它是市场化运营的,采购、决策不需要层层审批。在此基础上逐步面向全日制学校,我们先做民办。”张以弛说,校宝在线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通过机构本身的运营数据以及服务的客户规模,去改造供应链,从而提供更好的产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给B端。  发展研究项目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CEO听到的大多是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不需要跟你聊,你听到的坏消息只会越来越多,所以人更皮实了一点。”张以弛自认为是天生乐观的创业者,他一直告诉自己,当下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能一直解决问题,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发展。  “推动公司往前走的核心力量是科技进步。”张以弛认同“不产生任何商业价值”的前沿探索,公司每年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纯研究。  他介绍,目前校宝研究院已经发表了一些论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公司的第一个电梯广告,实际上是研究院的免费沙龙,探讨人工智能对教育领域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做技术的情怀。”张以弛如此解释公司重视研究的原因,通过发展研究项目,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加盟,并完善公司的内部培训。“大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手把手教年轻人,但在创业公司工作需要年轻人本身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  2017年2月,校宝在线正式在新三板挂牌。秉持“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的愿景,校宝在线还在延伸更多维度。比如去年年底,发布校宝公益计划,携手中国领先的智能办公平台钉钉,将以浙江省为试点,向省内67所特殊教育学校(听障、盲人、残疾学校)捐赠SaaS服务。  最近,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在钉钉正式上架,标志着校宝在线全面进入公办校领域,携手钉钉加速公办校信息化进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www.33sbc.com_www.33sbc.com-【刺激紧张】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xhjwel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休斯顿又现连环砸车案!市区一公寓30辆汽车被砸两把枪… 慢性腎衰竭怎麼吃?腎友必知的飲食要點! 中金2019下半年A股策略:关注两条主线与五大主题 hooli看房团|就在6.22-6.23周末,纽约各大… 蔚来电动汽车又起火:两个月发生3次美股收跌近4% 【到此一游】纽约中央公园的美丽城堡,Belvedere… 电商法半年监管再亮剑 36岁央视女主持胡蝶素颜照曝光,镜头前后颜值差距好大 国家卫健委:2018年中国无偿献血近1500万人次 西安电子科大副校长李建东任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 财政部近期将在香港发行50亿元人民币国债 谷歌为什么要花26亿美金收购数据分析公司Looker… 大家乐扬逾2%连续五日创超过一年半高位 腸道菌可以幫助解決捐血血荒問題讓A型血變成O型血 第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名单公布臻迪科技等上榜 萨里走人切尔西进账500万英镑阿布时代头一遭 陈飞宇称谈恋爱不会公开选女友偏向妈妈陈红类型 酒店叫维也纳是崇洋媚外?海南省民政厅的回复亮了 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为何总体走弱?发改委回应 乾癬患者滿身傷口洗澡碰水宛如刀割 粉碎性骨折壓迫阻血流 險被截肢 监管出台八大惩戒措施打击支付结算违规行为7月实施 深夜居酒屋城市巷陌炙烤的生活滋味 阿桑奇引渡听证会时间敲定明年2月决定是否移交美国 放療與化療 會破壞免疫力? 梁家辉自曝追老婆绝招因为这个动作妻子嫁给他 乐融致新董事会变更:刘淑青张巍孙喆一退出 老将外教齐回归江苏男手直面手球联赛备战困难 蕾哈娜成史上第一位全美唱片认证销量破2亿女艺人 洛杉矶充满舒适魅力的加州小屋享有不断变化的市中心天际… 怼完王小川孙宇晨怼王思聪:拼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 美国|俄勒冈州一男子不慎从火山口坠落,已被送往医院… 女王外孙女扎拉:从叛逆女孩到马术公主 陈赫演一夜哭戏被赞专业王子文演黄鳝\"最合适\" 欧央行:美国乱局下欧元全球使用率从纪录低位反弹 唐山\"教科书式老赖\"名誉维权被驳 美无限期暂停对墨加征关税特朗普政府见好就收? 美国:预测称今年加州野火频发当地举行消防演习 朗生医药6月10日回购12万股耗资11万港币 呼吸空氣都會胖? 中醫茶帖治虛胖 楼市降温:二手住宅涨幅收窄地方调控政策分化 蔡英文赢得民进党2020初选谋求连任赖清德回应 联合利华再出手或以5亿美元收购高端护肤品牌Tatch… 湖人创造顶薪的路被堵死1条!现在最多剩2770万 美联储今年降息70还是25个点?看这群专业人士怎么说 美团品牌颜色变为黄色推动线上线下流量品牌统一 李世鑫复出即获澳大利亚冠军将参加今年世锦赛 疑因在网贷平台借过款多名用户信用卡被降额 《都市侠盗》男星加盟《隐形人》画风变恐怖片 三只松鼠:申购推迟至7月3日发行价格为14.68元/… 川普连续发推“透露”美墨协议细节:一笔大交易 白宇:工作上很难满足自己乐于接受雅痞熟男人设 车市寒冬下逆势增长易咖新能源前5月销量增幅达106% 汇丰:中交建降至持有评级看好中铁建 5000万红星谈转会曼联曼城:我会和俱乐部谈谈 约翰逊成英首相最强候选他会给脱欧带来几种可能 台媒:辽宁舰航母编队接近美关岛海域现已进入南海 重磅!2020QS世界大学排名出炉|哥大和NYU你… 济南农商行举报案:以权威调查为舆情抽薪止沸 万达体育提交美国IPO申请王健林的小目标要实现了! CrowdStrike上市首日大涨70%谷歌投资四年… 美经济警报拉响!大摩一项经济指标遭遇史无前例暴跌 槟榔专家研发猪瘟神药?海印股份9亿收购放手一搏 警告:LIBOR将退出市场 日产考虑让雷诺董事长和CEO进入新委会并新增“战略委… OPEC下调原油需求预估为延长限产协议提供理据 杭州消保委测评盒马等买菜APP:活虾不足称桂鱼农残超… 吴京《攀登者》发布会口误:我是胡歌的偶像 2000万!曝瓜帅遭尤文高薪诱惑为表忠心拒邀请 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综合格斗训练和发展中心上海揭幕 曼联官方宣布和马塔完成续约新合同签至2021年 时富金融:港铁防守增长兼备给予买入评级 OYO或筹划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目标估值100亿美元 大温华人老板被突击逮捕!被政府没收了跑车和23w…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若FED令市场失望美元或保持韧性 別等失去 才知身邊有幸福 汇控无惧高盛降目标三连跌后随市上升1%重上10天线 在这块大陆中国企业正再造“世界工厂” 【热贴】总结一下那些在APP上找女友的loser的特点 《新说唱》2019定档6.14吴亦凡:凭本事拿项链 两位火箭人重逢!姚明哈登在北京共进午餐(图) 前高盛银行家窃取信息进行内幕交易在美获刑三个月 周星驰将参与新电影制作?助理辟谣:无合作关系 美媒:美国陆军将在4年内部署高超音速武器和激光武器 热身赛-么旭辰爆射建功U20国青2-0击败巴勒斯坦 莫雷:保罗从没申请交易!把我这话发出来,发2遍 蒙特利尔新尚普兰大桥将在加拿大日通车 外媒称中企有意收购俄罗斯谷物码头:谈判已经开始 慧聪集团主席刘军增持至约4.436% 网友质疑偷子保姆为何没被绳之以法警方回应 万茜晒拥抱照恭喜郭京飞获最佳男配:太为你开心了 想不到西海岸的山中隐藏这一个世外桃源 州众院教委会通过废除特高入学考试法案 任正非:未来两年华为销售收入都会保持在1000亿美元 苏宁易购:子公司LAOX计划引入苏宁电器等战略投资者 当自己的律师!在海湖庄园被捕的中国女子作出不寻常决定 高端制造站上科创板风口制造业投资迎央地政策支持 德国联手俄罗斯做的这件事正让美国“不安” 硬脱欧风险上升?“脱欧干将”领跑英国首相争夺战 外媒:美国将自6月23日起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 长实最新回应:不会售上海地产项目股权 别有寓意!吴奇隆友人曝刘诗诗儿子小名叫\"步步\" 鲍威尔对零利率的担忧降低了美联储降息的门槛 科学家或发现首个黑洞吞噬中子星的证据 5月二手房怎么了?多数城市成交量2位数下滑广州腰斩 四川长宁地震与汶川属于不同地震带 输出234马力东风风光ix52.0T申报图 尤文推欧冠改制尴尬了意甲15队杯葛米兰2队弃权 小米还会被错估多久? 你见过会帮手机充电的床头音箱吗? 中国首次打破这一材料海外垄断将于9月量产 拉卡拉拟联合联想控股等发起设立联信证券 防无协议脱欧韩英就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原则性协议 谁动了你的隐私?实测50款App24款权限超出规范 独家|上线聚合模式后美团打车App已并入美团App 甲骨文第四财季营收亿111美元净利润同比增14% 马哈蒂尔:若有不错报价马来西亚政府考虑出售马航 央行6个月狂买黄金超200亿此前连续2年\"按兵不动… 西安6岁女童输液管里现毛发类异物,卫生部门介入调查 昨天陆慷一口气表扬了美国七个州 导演彭小莲去世享年66岁贾樟柯冯远征发文悼念 昨天陆慷一口气表扬了美国七个州 防晒攻略ABC:美美过夏季 日本公开赛国乒女单7人进正赛孙颖莎曾遇挑战 911即视感再现!刚刚,一架直升飞机撞上纽约曼哈顿高楼 华创首席张瑜:不认为Facebook货币能作为国际货币 大雷怎么了?双线预判力短路连续被意外球找上门 特朗普: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铸成大错 晨讯科技6月6日回购500万股耗资171万港币 网曝冉莹颖生三胎?邹市明经纪人回应:假消息 今晚英国这一场重要投票来袭两位央行大佬今晚讲话 快递员受委屈反映基层员工博弈能力弱 龙舟进校园活动走进简阳留守学子体验别样龙舟赛 李宗伟宣布退役后其世界羽联排名正式被移除 张卫:会克服体能状况需要胜利去韩国打第二回合 雷诺董事长:公司的首要任务是加强与日产的联盟 川普连续发推“透露”美墨协议细节:一笔大交易 纪委介入操场埋尸案调查杜少平背后有没有保护伞 怼完王小川孙宇晨怼王思聪:拼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 北京今日小到中雨送清凉最高温25℃下周热力十足 福特前CEO:汽车行业需对电气化的过高预期“紧急刹车” 关注中国20年美新代理防长是又一个反华急先锋? 仅靠模仿,康卡斯特拿什么对标迪士尼? 6·18“激战县镇”:阿里、京东、苏宁的\"下沉时刻\… 阿斯顿·马丁AM-RB003定名Valhalla 世行报告称“一带一路”或助4000万人脱贫中方赞客观 25年家庭主妇年入30万:“我一辈子创业,没冒过一点风… 安倍暗示G20期间不办日韩首脑会谈:那时我没空 曾引发反腐风暴的原市委书记获减刑5个月 杜江欧豪《烈火英雄》饰消防员:拼了命去呈现 瑞银:敏实集团上调至买入评级降目标价至26.4港元 江西九江一法院民事调解书现多处错误院长回应 皇马新援:小时候穿皇马球衣睡觉不关注巴萨报价 星尘事务所举办首届甄选活动旗下大牌艺人云集 央行女干部拘禁债权人案:债权人涉诈骗已被报捕 漸凍人照護中心 整合病患各項醫療需求 最後一程的學習:提升死亡適能學習放手的正能量 特朗普宣布美墨达协议对墨关税措施无限期暂停 油轮遇袭后日媒忧心忡忡 任泽平:以北京为例分析哪里的房子涨幅大 中国儿童护理折让14%配股筹2990万元 大和:日清食品目标价上调至5.44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超算全球500强联想再登顶中国阵营力压美国 量子力学随机性被推翻了?事情才没那么简单 格力举报奥克斯:一桩事先张扬的空调业电商大战 工信部公示第九批车船税减免名单新能源汽车共444款 女王您好!您的外卖到了,麻烦出来拿一下 开灯或开电视机睡觉,会明显增加肥胖风险? 篮网招募隐藏王牌!他和欧文KD同一经纪公司 只需30秒,找出最适合你的移民国家! 编辑日记:今日的巴黎秀场一定是男神最多的一天 《千与千寻》隐藏着神话禁忌中的“吃”和“看” 蔡英文背后评“大选”对手:韩国瑜很强郭台铭有钱 纪梵希2010春夏男装大秀跟梁靖康一起感受潮流脉冲 黎姿陪残疾富豪老公看展,回头看望老公的眼神亮了 貝佐斯砸25億買曼哈頓豪宅美媒曝奢華內裝 Facebook又推付费市场研究App:承诺透明、公平… 和川普种的橡树死了马克龙:我再送一棵就是了! 花旗:内险股5月保费增速回升估值已处历史低位 肺阻塞列10大死因第7位吸菸為重點高風險群 张馨予产后素颜照曝光,头发浓密发际线惊人! 新西兰克马德克群岛发生7.2级地震震源深度20km App“偷”隐私有治吗? 深击|酣战618:“猫狗拼”新掌门“下乡”攻腹地 准入“国标”精细化拦截不合格“洋食品” 米格国际主席丁培基增持至约25.4% 快递员下跪事件客户:将申请行政复议要求警方道歉 煜新控股拟出售两附属公司续停牌 太猖狂!全北后卫在主裁身后竖中指逃过红牌处罚 奥兰多双层泳池独栋豪华精美售价54.9万美金 真正具有魅力的女人往往都掌握了这些 债券结构化发行?监管要求质押式回购避免出现违约 镁业公司排放超标停产整顿村民仍不认可盼其迁走 又是回锅肉!by2成团11年后参加《明日3》拼出道 曝浓眉不会执行球员选项!将在明夏成自由球员 为避免2021年面临20亿欧元碳排放罚款FCA开始… 唯一战胜跟腱断裂的人!复出后场均30+7胜乔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