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rfd.com_www.00rfd.com-【官方直属】:最高降幅达6.4万元梅赛德斯-奔驰提前下调全部车型厂…

www.00rfd.com_www.00rfd.com-【官方直属】

2019-11-15 20:52:27

字体:标准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责任编辑:www.00rfd.com_www.00rfd.com-【官方直属】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比亚迪发布王朝全新A+级SUV 蔚来汽车撤销最大续航宣传只保留NEDC综合续航里程 加州需要加强立法彻底解决饮水含铅问题 建行今宣布王祖继退休事宜候任人选刘桂平在京出差 朝鲜礼宾高官访莫斯科韩媒:或为金正恩访俄踩点 欧盟立法者下周二投票表决或修改20年历史的版权法 亚洲水泥去年度纯利24亿人民币同比升3倍股息62分 波音公司植入美国政界的根系有多深?深到难以想象 土耳其军人将赴俄接受S400导弹培训明年7月到货 邓超陈赫篮球场背对背超哥还曝陈赫体重是218斤 新西兰总理承诺收紧枪械管制法律民众纷纷抢购 弄啥嘞?哈特鬼手拉杆传球直奔篮架后脑(gif) 腾讯周四将公布业绩短线有望挑战375元水平 商标拉锯战:合规\"李鬼\"无印良品让MUJI电商C位… 大舅哥没事了!阿森纳门神出院头上缝了数针 记者耗时3个月测试:美团饿了么偷听?推荐准确率70% 正荣金融:市场观望蓝筹股业绩大市料上试29800点 一场大戏开始了特朗普遭遇上台以来最严重挫败! 曝巴萨最不想抽到曼城尤文最想碰波尔图曼联 714天云和月Letv“卷土重来”多少消费者还在等待? 浙江沪杭甬:浙商证券完成发行35亿元可转债 国奥23人大名单:张玉宁入围前中后场各有人落选 中国核潜艇处于什么水平质量在五常国家中倒数第一 李彦宏:中国正在改变着世界科技的走向 新能源汽车累计补贴审核情况:比亚迪、吉利两家独大 新西兰两座清真寺发生严重枪击案已致多人死亡 王力宏4岁女儿为妈妈生日倒计时李靓蕾感动欣慰 阿盟秘书长:支持叙利亚对以占戈兰高地的权利 中国通海证券:首次给予美团卖出评级有37%下跌空间 斯台普斯冲他喊Comeback!魔术师治下最大失误 泰禾丽春湖院子:房价滞涨和开发商过失纠结成的乌龙 花旗:中石油目标价升至5.4元维持中性评级 Tilray大麻销量较去年增长一倍多股价盘后大涨3% 胜利郑俊英被韩市民团体状告:用小伎俩逃避责任 25+10+7+6三分!圣保罗满血回归轮休大法真香 泳联公布首批奥运游泳资格赛中国内地三大赛入选 江苏盐城千余警力星夜驰援响水转移9000余名群众 “我真怕他们累着!”耿爽昨天为何说这句话? 美图互联网业务增长迅猛盘中股价大涨逾12% 世界处于百年未有大变局2019这件事对中国太重要 91岁“香港巴菲特”李兆基拟退休 南加今下雨氣溫大幅下降 CCRT2019年度第一批车型评价结果发布 盐城爆炸事故涉事厂家管理混乱安全培训不到位 科创板首批受理9企业拟募资110亿 互联网餐饮“大败局” 埃航空难黑匣子录音曝光:飞机异常提速,曾持续爬升 荷兰民众悼念电车枪击事件遇难者 天下图控股与潜在投资者磋商重组 人类“第六感”首次被证实:人脑具有磁场感应能力 Facebook首席产品官辞职内幕:在产品方面意见不同 英国脱欧期限将推迟至何时?欧盟给出了两个日期 萨摩耶金服否认央视点名实为员工配合声牙科技演戏? 北京启动“双清行动”将重点整治农村小微水体 中国消协调查了一万人七成网购遭遇“默认好评” 小米回应“海量备货致亏损”:系乌龙米9缺货将解决 百年波音:或为日渐保守付出沉重代价 亨通集团崔根良:有科技创新就不怕在竞争中被卡脖子 影版《寻秦记》确认全阵容回归古天乐宣萱林峰等 两部门发布非居民个人和无住所居民个人有关个税政策 中国空军实力处于什么水平这三方面与美俄差距很大 恐怖!全都结束了!对手的表情表达了一切(图) 5G争夺战白热化背后:谁主导谁就站在未来经济制高点 好莱坞灾难片《重力反转》换角刘亦菲换成杨采钰 曝利物浦盯上尤文失意灵刀愿为他豪砸1亿英镑 保时捷纯电动车Taycan预告图发布今年9月首发 俄媒介绍俄潜艇艇员待遇新鲜蔬果只能供应头10天 黄宗泽投资有道马来西亚入手四豪宅:看好不怕买 紐約最新Brunch指南!讓你忍不住10點爬起床! 王国斌给企业家7大建议:资本从来都不是免费的 詹皇兄弟都替阿杜说话!去勇士是学热火三巨头 15岁攀岩少年创造历史中国专业化水平不断提高 中国秦发去年纯利15亿人民币同比跌52%不派息 波音737飞机的50年与4天 八强终极对阵出炉!广东辽宁遇劲敌北京战深圳 数字时代为什么100美元钞票这么多? 渣打:预计FED明年不加息美经济增速预测下调至2.3… 上海车展亮相合众发新款概念车设计图 前置3200万立体美颜手机华为nova4e震撼登场 2019波士頓早茶合集!蝦餃小籠包,燒麥流沙包…跟着… 别羡慕泫雅的编织包她的配饰才叫人真心喜欢 曝巴萨仍在惦记着格列兹曼!直接砸1.2亿买他? 美团股票解禁今日资本徐新:长期持有考虑加仓 为啥大逆转成欧冠主旋律?勇者C罗可不是随便赢的 萨摩耶金服否认央视点名实为员工配合声牙科技演戏? Oculus推升级款头显RiftS升级幅度不大价格… 中资铁路基建股炒上中国中铁上升2% 富士康宣布威斯康星工厂将于2020年底之前投产 墨西哥人偷边境铁丝网媒体:对美国制造业的褒奖 迪丽热巴迷之角度偷偷自拍一双大眼睛有神又可爱 张翰赵丽颖《杉杉》要翻拍?知情人士:是拍泰国版 CNBlue粉丝要求李宗泫退团:严重损害组合形象 雷霆步行者裁判报告:没这误判雷霆不会被绝杀 柬埔寨“有逐渐沦为中国殖民地危险”?洪森再表态 15岁攀岩少年创造历史中国专业化水平不断提高 女孩健身1年从58练到53公斤网友:胖的刚刚好! 林肯下调全系车型售价,最高降2万元 消息称通用将宣布在美生产新款EV原拟在华生产 这届警察不行:逆风喷胡椒喷雾自己人全中招 临沂排查医疗垃圾加工玩具进展:涉事企业负责人被拘 Facebook宣布推出新检测技术打击“色情报复”内… 和12年前一样这个指标透露着经济衰退的危险信号 京信通信去年转蚀1.7亿元不派息 云南6名教师寒假打麻将被拘官方:国家公职人员参赌 新款奔驰GLCCoupe预告内外配置升级 韩国艺人郑俊英承认罪行并道歉外媒:很快有结果 英媒:索帅开始为下赛季做计划欲今夏清洗这三将 美国批准首个产后抑郁症治疗药物两天半生效 俄罗斯驻希腊雅典领事馆遭手榴弹袭击 恒大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郑州?官方:信息并不属实 中兴BladeV10上手:32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 “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欧美车企咋了? 国足新兵:卡帅理念很先进战术并未以恒大球员为主 交银国际:上调新华保险目标价至48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央规定:夫妻父子不得担任直接上下级 莎翁少儿英语事件追踪:315破产当天还在让加盟商交钱 湖人不要异想天开了!里弗斯现在已经给答复了 与王菲后分手恋上杨幂?谢霆锋亲自辟谣否认 给你打骚扰电话的可能不是人:AI电话一天能打一千通 日本乒乓对混双奥运金牌志在必得尝试多个组合 英国金融欺诈激增16%2018年诈骗总额达12亿英镑 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考虑对苹果的调查 进军医疗行业后,人工智能对亚马逊意味着什么? 花滑世锦赛短节目陈巍领跑羽生结弦第3金博洋第9 北水托市港股企稳29400分析员:港股短期料压力仍存 谢霆锋重回大银幕《怒火》合作甄子丹亮相巡礼 体操世界杯范忆琳兰星宇夺金肖若腾邹敬园失手 金蝶遭唱空跌14%回应:业绩有目共睹对未来充满信心 基石药业-B获药监局批准BLU-667(CS3009)… 曼联欧冠赛程要给曼城让路主客场顺序说了不算 乒乓球阿曼挑战赛将打响平野美宇早田希娜参赛 韩国艺人郑俊英承认罪行并道歉外媒:很快有结果 安徽书协原主席诉书法家曹宝麟诽谤案达成调解 UFC格斗之夜147综述:马斯威达尔一击KO逆转提尔 拼多多高速增长背后:为转型促销一个季度亏了20多亿 首节丢40分快船仍翻盘豪取4连胜直逼西部第五 场内定投沪深300ETF投谁好? 冰壶世锦赛中国女队完胜丹麦五战全胜高居榜首 院士退休时中央军委为他授勋 人工智能争霸如火如荼中国又下发了这个文件 沈卓盈婚后首现身公开最新婚照回应婚纱照质疑 蒋凡定下聚划算新使命:升级供给侧满足更多消费者 李秋平:刘炜是元老休赛期再决定他的去留 大理警方通报“小孩被抱走”:两人落网婴儿已死亡 日本抗议中国东海开采油汽中方:从未承认\"中间线\" 苏杯国羽小组第一出线应无悬念李宗伟计划南宁复出 暂无一个欧洲国家禁用华为欧洲空前团结打脸美国 日本奥委会主席将于6月卸任坚称东奥未“贿选” 欧联昔日霸主宣布主帅下课!被逆转淘汰成导火索 中国千亿市场成OLED争夺重点厂商已扩大到15家 羽生结弦返回日本称脚伤无碍剑指世锦赛第三冠 以色列去年对华电脑芯片出口飙升80% 新京报:“社保掌上通”下架保护个人隐私不手软 接到骚扰电话时“反撩”机器人是种什么体验? 雷霆应该退役杜兰特球衣!队史第一人为KD铺路 恒大首款电动汽车将于6月份投产近期面向全球发售 花滑世锦赛隋文静/韩聪时隔2年夺冠彭程/金杨第4 西媒:未来金球这9人来争!姆巴佩登贝莱+皇马双星 恒大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郑州?回应:网传信息并不属实 王子文自曝北漂辛酸经历:曾穷到找妈妈借钱充话费 直击|百度张亚勤退休BAT都在推崇管理队伍年轻化 欧阳娜娜喊出“我是中国人”后岛内绿媒“炸了” 广东去年汽车销量28年来首现负增长官方力促消费 美股对美联储转鸽已充分定价,不宜过度乐观 创业黑马牛文文:互联网公司现在到了集体补课的时候 人物|封盖詹姆斯!狂妄小子正兑现当年吹过的牛 伸腿绊锡安之人遭无限期禁赛!跟这1脚有没有关 红了30年有道理!刘德华坠马前作品再延期,理由无法反驳 代表:建议设立18岁成人礼将仪式感化为责任感 新京报:四川深度老龄化吸引本省劳力回流是关键 滴滴CTO张博:2019年将在全国增加2000名司机服… 连环强奸杀人嫌犯冯学华被批捕:奸杀3妇女潜逃439天 巴帅:巴萨不是欧冠夺冠热门踢曼联要小心加小心 各国宣布禁飞但争相取消737MAX订单的现象没出现 战保罗砍21+12!一张图看懂他为啥该拿最佳新秀 里昂:舜宇光学降至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降至111.7元 自己投资还是交给机构?专业能力是关键 曼城最稳屠刀逆天改命瓜帅制霸欧洲得靠这张王牌 到底要不要取消房地产限制?你只需听懂一句话 外媒:英民众对脱欧焦躁不安议员遭辱骂恐吓 交银国际:兖煤澳大利亚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24元 要砸多少钱才能读哈佛? 摩根大通从乌克兰买入价值3.5亿美元的债券 胜利夜店涉案中国女性承认吸毒:中国客人带来的 特斯拉和马斯克诉讼缠身难缠的绝不仅仅是SEC 韩国艺人郑俊英承认罪行并道歉外媒:很快有结果 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收窄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元强势强势拉升在岸人民币收报6.6998升值156… 路透:去年以色列对华芯片出口飙升80%英特尔受益 马克龙谴责“黄马甲”:这些人正企图摧毁法兰西 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后:努尔苏丹之城的自豪和不安 黄磊回应刘宪华主动退出《向往》:要忙音乐事业 不受脱欧影响宝马在英国产MINI电动车 IMAXCHINA3月15日回购14万股耗资287…